《夏目友人帐与耽美之我见》

随着夏目的第六季开播,大部分人是很开心的。

这几天在评论区和贴吧,很多次看到了质疑这部剧的言论,重心无非集中在画风、剧情和腐向cp上。

原本打算为了庆祝第六季开播,直接开坑写个正剧风的同人出来,思索再三后,决定先说说一些个人见解,把开坑的事情往后暂时推推。


Q:夏目友人帐有为了迎合观众,在第五第六季刻意卖腐吗?

A:很多明白人看到这个问题,第一个反应大概会是,怎么可能?动画的剧情全是从漫画照搬过去的,而对应第五第六季的剧情漫画,很久以前就已经出了,作者画的夏目没有变过,变得是恶意揣测的人心,你是什么,看到的东西就是什么。

直接回答这个问题的话,我的答案是,没有,我认为不存在刻意卖...

《【名夏】愿望(治愈·甜·清水向)》


夏目贵志又随着一阵寒风晕过去的时候,正好倒在名取周一的臂弯里。
视线里最后停留的,是属于冬日的耀眼阳光,以及名取那张过分出众的脸,在逆光下只留下模糊而温暖的轮廓。
“喂,夏目?夏目!”
焦急呼喊的声音在耳边逐渐远去,夏目不甘心地想着,啊,又被这个人接住了,又被他看到了狼狈的样子,然后陷入黑暗之中。

这是……梦吗?
睁开眼睛的夏目愣在了原地,脑海里一片混沌不清。
“痛!”
直到一个猛地刺痛,夏目条件反射地缩了缩脖子,捂着后颈转身,看到掉落在脚下的石子,还有不远处哈哈大笑的几个孩子。
啊,对了,这是……
上学路上。
今天是,小学四年级的第二学期,开学的第一天,绝对不能迟到的。
夏目拽紧了肩上的背包带,低着头快步向前走去...

《【斗奇斗】一个懂的人自然懂的污段子》

斗篷是个体贴的好伙计。
斗篷喜欢帮助Dr.Strange。
无论是保护世界,还是生活的各种细节,都喜欢帮助他。

甚至包括刮胡子,穿衣服。

 最近,斗篷在博士学习的时候读了很多讲人类的书。
今天早晨,斗篷开心地发现,它又多了一种可以帮助博士的方式了。
Dr.Strange,不知所措。
“你……你……”

“你”了半天,博士的脸憋得通红,无论他的魔法天赋多高,也不代表他懂得和这种有意识的斗篷该如何沟通。

 王买菜回来的时候,听到了博士的吼声。
“去把你自己洗干净!”

带着一小团白浊痕迹的斗篷,委屈地冲进盥洗室。


《【阴阳师】风雅之士(晴明、妖狐·非cp向·暧昧)》

脑洞来自二秃子x

————————————————————


“晴明大人,今天可需要小生上场助阵?”

“今天也不必了,妖狐在院内歇息吧。”

简短的对话,与前些日子一样,几乎成了二人间例行的打招呼方式。

招呼过后,便是各忙各的,连视线也不多在彼此身上停留一秒。

而那交谈时留在双方脸上的笑意,也只剩客套的用途,在视线错开的瞬间,就同时卸下了。

从迎面走来,到擦肩而过,妖狐和晴明,谁也没有为了这短暂的瞬间停下脚步。

晴明的脸庞换上了那副清冷又体面的严肃表情,点名与昨日相同的五个式神,准备出门,妖狐则恢复了百无聊赖的懒散样子,找了处阳光好的地方躺了下来。

没多久,就听得啪嗒一声,木...

《【阴阳师】脑洞记录(黑晴明x大天狗)》

因为懒,所以没扩写,就把这个梗记录一下x


对,就是这么懒x


——————————————————

黑晴明把很多式神喂给大天狗,然后大天狗担心晴明被别的式神怨恨,故意说一些招恨的话,嘲讽那些弱的式神,以及谁不满的话就把他下一个吃掉什么的。
于是大天狗在式神群中被孤立,真的转移了那些式神的注意力,被很多妖怪怨恨起来。
“这样就好了。”

大天狗自言自语道,

“为了大义。”


《【手游阴阳师】关于掉毛(段子)》

大天狗:晴明大人……可以请问你在做什么吗?
晴明:如你所见,在画符。
大天狗:不,我问的是你手中的东西,看起来非常眼熟,似乎是……
晴明:这个啊,这个是羽毛笔,别误会,是鬼使黑的羽毛。
于是大天狗冷哼离去。
半响后。
鬼使黑:晴明大人,喂,你该不是在用在下的羽毛画符吧?!
晴明:哎呀,什么啊,这个是大天狗的羽毛。
鬼使黑:说的也是,那家伙掉的毛可比在下多多了……
于是鬼使黑幸灾乐祸离去。

晴明大人,志得意满。 


《【阴阳师手游】惠比寿(狗粮梗)》

写在前面:

就是关于最近很火的式神被吃掉的那个梗

冷门的惠比寿老爷爷

第一人称有

————————————————————————————


老朽被召唤出来的时候,晴明大人还是个看什么都觉得新鲜的小孩子,看到没见过的R卡被召唤出来,都要笑笑。

庭院里的那些式神,也都是些孩子,老朽是血最厚的一个,不需要太多担心,被打了也好,自己立个旗子,就能慢慢恢复了。

然而,最卖力的却往往最不讨好。

老朽看着呀,那些用尽全力攻击的孩子们,往往要在被打得站不起来的时候还要被骂,老朽这么整日悠哉,没及时抢到火立旗子,也不会被怪罪。

后来,结界里的小草终于长大了,老朽就更加悠闲了。


那些闪...

《ぼうや(赤新段子一则)小鬼》

脑洞来自赤井对柯南的称呼,小鬼

发音是bo u ya

查了一下,写法是ぼうや

总觉得他说这个词的时候充满了宠溺和调笑意味,听到耳朵痒

————————————————

“小鬼,干得不错。”

不知什么时候起,这句话成了赤井秀一的口头禅。

工藤新一瞬间脱离了办案时的睿智冷静状态,深吸一口气,皱着眉转过身来,

“我已经不是江户川柯南了——”

所以别再叫我小鬼,你以为自己是老头子吗。

未出口的后半句话藏在略带不满的眼中,配合着两人恰到好处的默契,一字不落地传达给赤井秀一。

“怎么,你难道以为19岁就算是大人了吗。”

赤井的咬字方式总让他听起来有点冷淡,寡言神秘的行事风格更是加重...

厉害了博雅

孤城寒晶:

?!?!?!?!原来你不是为了你妹,而是为了晴明?!?!?!?

《【脑洞段子】我控制不住我记几啊!》

为工藤包扎伤口时,两人靠得极近,也正是因为如此,那声带着烟草味的低语落入了工藤耳中,如同自言自语般,他相信只要两人距离再远那么几厘米,他便会将这声音当做错觉。

赤井将最后的结打好,垂眼说道,“不可原谅。”

突然,工藤新一从赤井身上嗅到了鲜明而冰冷的杀意,也就是这个瞬间,他终于明白了——赤井口中提到过的,在卧底于组织的那几年里,无可避免地沾染、并再也难以洗净的黑色,到底意味着什么。

不是被敌人摆弄的愤怒,不是必将取得胜利的决心,也不是为困境难破的焦急。

而是需要用眼帘掩盖、却也掩盖不住的,对那令工藤新一一度命悬一线之人生出的赤裸杀意。

更可怕的是,哪怕在这样极端情绪的驱使下,赤井仍然保...

SECRET斯奎特:

moc:

第一張是想畫畫看很寵柯南的兩人
第二張是....................啊赤新好萌(平躺

SECRET斯奎特:

琴酒XDDDDDD

萱草:

CWT發放的塗鴉小冊_(:3」 當天來攤位的人非常感謝!

食用注意事項如圖一,基本上沒有CP取向(

tag有點難打如果打擾到非常抱歉!(不敢打赤安


順帶:

快新本通販(BOOKY)

快新本感想募集

SECRET斯奎特:

moc:

快新+赤新

看著M20柯南掉下去赤井的那一接與M19的基德...居然沒跳下去救柯南(油腐執著的點很煩)........就覺得..........嗷嗚.............快斗加油(幹

《如果蓝曦臣是心机弟控幕后boss(魔道祖师同人)》

——————————一个不是很正经的脑洞和猜想!主角弟控狂魔蓝曦臣!
  “当真要这么做?”
  “心意已决。”
  这是预料中的回答,可真的切实听到了,决定了,又是另一回事,蓝曦臣叹了口气,嘴角的笑意淡去了七分,这模样与幼年时一次次对弟弟的执拗妥协的时候别无二致。
  无论是少年那份偏要藏起一张潦草画像的执拗,还是如今偏要动用代价颇大的招魂术的执拗,蓝曦臣都是只能无奈,只能妥协的。
  没办法,谁叫那双眼睛眸光闪动的看过来,就能直直看进他蓝曦臣的心坎儿里,那眸子是欢喜的,他便能懂这是何种欢喜,那眸子是悲戚的,他便能感同身受的悲戚起来。
  那魏无羡还没身陨时,蓝忘机更是闷骚到不行的,蓝曦臣自觉难以帮上忙

《错位的世界(快新·短·软科幻脑洞)》

略微有点烧脑的虐+甜……

如果有人有疑问的话我会在后面贴出剧情详解……

背景是几位侦探联合FBI以及黑羽一同与组织决战了,传说中的潘多拉宝石现世。


————————————————

0.
“办不到的。”
工藤新一注视着他的双眼,用他从未见过的绝望神色,
“潘多拉已毁,解药绝对无法做出了。”
“我知道,”
黑羽快斗走近他,努力用更加轻快地语气回应着,
“即便你再也不需要掩盖真实身份,也无法追回这十年了,对么?”
正中红心的回答让工藤一瞬间有些无措,不,应该说是江户川柯南
“你不会和整个世界都错开十年的,工藤。”
一朵红色的玫瑰从他的手心凭空钻出,放进了柯南的手中,回过神时,黑羽快斗已将胶囊吞进口中。...

《讳莫如深(快新·短·微虐)》

从贴吧把旧作放过来——

没有草稿,没有大纲,没有修改


——————以下是正文——————



楔子

人最喜欢犯的认知性错误,便是以为一切事物都难以改变。

你所眼见的沧桑衰败,也曾经灿烂盛开。

曾经如你我一般。


10岁。

任何适用于同龄孩子的词汇都无法形容他们。
两小无猜,青梅竹马,这些都给了别人。

“阿姨你很漂亮。”
“下次要叫姐姐哦~”

“妈妈,这个人是谁啊?”

“切……只不过会一些小把戏拍马屁而已。”
“但让女士微笑才是绅士的作风。”
“嚣张的小鬼!”
“难道你比我大吗!”


16岁。

即便近在咫尺。
有无形的屏障隔开,曾经相识不再有意义。
他腹诽他多管闲事,他鄙视他不知天高地厚。

“来吧,让我看看你...

《赤新·非cp向·段子一则·微虐》

工藤新一听到过来自外人最多的评价,除了名侦探之类的褒奖之词,就是以年纪轻轻四个字开头的一连串感叹。
按理说这应当是最合理的,毕竟他用18岁的灵魂充当着8岁的孩童,有人觉得他老成也好,不像年轻孩子也好,都没什么。
可直到后来,多年以后,他终于恢复了原本的身份和身体,这样的评价仍然会时不时响起。
他也只能耐着,不像曾经那样可以通过模仿一系列孩童的神态行为来摆脱大人的唠叨和不必要的关心。
空白的那几年,花费在没完没了的争斗和走在随时会死的悬崖边的那几年,让他对于一个二十出头年轻人应有的活力和行为模式都不再了解,也更加难以朝着这样一个方向努力。
努力扮演其它角色太久了,他觉得自己对于江户川柯南这个身份有点走不出...

《快新段子·不虐》

救与被救。

这样的戏码在这两人之间上演了太多次,并且在某种程度上,性命相托的信赖并没有妨碍到他们的较量争斗。

工藤新一一边对好搭档服部说着什么推理是为了正义的洗脑鸡汤,一边将服部曾经最盼望的一较高低完完整整给了怪盗基德,甚至在怪盗不是怪盗的时候,也不介意投入其中。

服部觉得这两人的相处模式有着奇异的熟悉感,却想不起来在哪里看过,直到又一年樱花盛开的时候,他目睹和叶与某个闺蜜在树下亲密地翻花绳,一个用普通的十指将毛线缠绕撑出繁复图案,另一个苦思冥想如何解开。

恍然大悟。

捶胸顿足。


《快新段子·关于名侦探柯南与魔术快斗》

追求真实的人难免是辛苦的。

因为一切都会欺骗,身边的人,现场的痕迹,玻璃窗的颜色。

甚至连自己也会骗自己。

工藤新一站在望不到边际的海边,将一切怪盗基德会存活的方式和概率反复在脑中重复。

他还活着。

重复最多的是这一句话,而恰好,最能反驳这句话的,正是工藤本身毫无作为的等待。

他从来就不是一个会站在原地等待的角色,而如今的等待在他身上则难以透露出希望的色彩,只剩下自欺欺人。

有人来到工藤的身边,在他无数个等待的期间。

告诉工藤。这一切都是虚假的,包括你,包括他,不过是活在漫画里。

那他是主角吗?

不是,你才是故事的主角,所以你会活到最后,而配角是会退场的。

工藤沉默了良久...

《快新段子一则》

街心的公园里,工藤随手扔出几块面包屑,飞鸟就从各个角落扑满他的视线,振翅声和孩童的笑声,路边卖艺的异域琴声混在一起,他安静看着鸟群聚散,下意识觉得某个身影或许会突然出现,过了半晌,又觉得自己有些可笑。

他不清楚自己是怎么了,有些警惕已经成为期待,在每一次地面有黑影略过时抬头,在每一次月明星稀时回首。

就连毫无关联的送信工,若是露出点不自然的神色,都要被他猛地盯上一会,意外来电的陌生号码,铃声响起的第一声便会被接起。

可三个月过去了,什么也没有发生。

身边的朋友投来询问的眼神,熟悉的警官也担忧他是否身体不适,他一一否认,努力证明自己并无状况的话语掷地有声。

第四个月中旬,服部来找他,他...

《【原创】霍兴(攻视角文,慎入,耽美)更新no.3-5》

 3.


  如果一切都到此为止的话,或许我就能忘记这个人了吧。


  我太容易记住别人了,所以厌倦和人的交往,厌倦脑袋里装着太多无趣的事情。


  冷淡的人不是没有,比起那种太过虚假的讨好,我有很长一段时间偏爱这种冷淡类型的零号,但其实这种冷淡也能成为招牌。


  这圈子有种无法被抹去的颓废感,如果说霍兴和其它相似的鸭子有什么区别的话,就是缺少这种灰暗的色彩。


  做什么都认认真真,看东西的时候眼睛明亮有神,能够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去挣钱,却偏偏要死抱着自己的底线不放。


  不是别人就没有底线,是他的底线看起来太高了,像是不谙世事的挑剔的年轻学生。


  要不是

《【原创】霍兴(攻视角文,慎入,耽美)》

因为发到晋江仿佛落花流水——一点声都没有,在基友的建议下发来这里试试看会不会有人喜欢……  看情况要不要一直在这边更新下去,先放前几章。


 0.


  这样的一个人,到底想要什么呢。


  在看到他的双眼后,我这样思考着,陷入了奇怪的困惑中,并开始不由自主的变态式的关注。


  说起来到底是好奇呢,感兴趣呢,喜欢,试探,还是纯粹的无聊而已,我自己也说不清楚。


  在这个一切都俗透了,连颜色都变得让人厌烦的城市里,会出现值得我反复回味的东西吗。


  告诉我吧,霍兴。


  1.


  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家伙……不,第一次遇到他,是在装修差劲...

《【快新】中秋贺文-Mångata(超短篇)》

  


  Mångata


  瑞典语。


  平静水面上月亮如长路一般粼粼的倒影。


    少年踏着月光来。


  灯塔再一次晃过,让工藤不得不眯起眼睛,视线短暂的模糊,待到再次清晰起来,便看到那一身白衣,带着一如既往的嚣张缓缓走来,脚下是明亮的白色月光,逆光让他看起来就像个剪影。


  工藤忍不住腹诽,这家伙永远不会忘了玩这种毫无实际用途的把戏,并理所当然地不去考虑到底是哪个家伙每次都对‘这种毫无实际用途的把戏’兴致勃勃目光明亮。


  正如魔术师本人对海洋的排斥,怪盗基德即便不得不以海洋为舞台,也始终以优雅的姿态与暗藏不知多少鱼群的海水尽可...

《记录一个脑洞很大的噩梦》

梦境的开始是诡异而恐怖的,发生在我本该最信任安全的家中。 母亲因为累了就躺在床上,这时候小屋外甥开始哭闹,妈妈起身去抱他哄他,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外甥太小,还是个婴儿,却很粘着我妈。 我无奈,去卧室想躲清闲,却看到妈妈还躺在床上假寐,我愣了,回头,没错啊,妈妈刚才走出卧室,现在正在厅里哄外甥。 一阵寒意袭来,为什么家里有两个妈妈?我试探着和妈妈聊天,她似乎并不在意自己变成两个,忙着哄外甥无暇顾及。过了一会,外甥也变成两个,卧室里的妈妈抱着外甥睡觉,而小屋再度传来外甥的哭闹声,却看不见他幼小的身体,我知道,外甥也开始变了,第三个外甥不久就会出现。 我感到愈发不安和惶恐,却忍着不表现出来,我怎么能惧...

刚养了两天的猫,曾经是流浪猫,刚认识我就窜到我腿上撒娇睡觉,于是抱回家,洗澡喂食宠爱陪玩,不过他窜到床底下玩的时候又把爪子踩脏了。
我给他起了一个响亮霸气可爱迷人印象深刻的名字:亚历山大·Syca·逗比茜茜·兔叽伯爵大人!!!!
这是大人伸懒腰的样子。

《诡计与轨迹(正文·下)》

  十三、


  Whisky回头,见到一直沉默着的赤井猛地起身,牵动了几根金属链条,正用力压着Gin拿枪的手,“可他已经对你造不成威胁了。”


  刚才那一下子,若不是赤井动作快,恐怕子弹早已贯穿了昏迷在那里的怪盗的头部——幼年形态的。


  她微微皱眉,“看来你的子弹还剩不少。”


  “Whisky,看来你也想护着怪盗基德,和Rye站在同一阵营了。”


  “你的逻辑和你的子弹一样臭,Gin。”她反唇相讥,“如果我没记错,拿到了药之后我就可以撤离了,谁知道怪盗有没有叫FBI的人过来。”


  Gin则是回头深深盯着赤井,凑近了用还发烫的枪口在他胸口摩擦,“是么?Rye...

《诡计与轨迹(正文·上)》

  ——我该怎么做,才能让你我的世界拥有足够生存的重叠空间。


  ——侦探大人,这种玄奥的如同设计一个魔术的事情,还是交给我吧。


  


  ——————————————————————————————


  一、


  “灾难和战争已经过去,可你看上去并没有如释重负,难道眼前的一切不是你一直在求的?”


  他的身影在这样的人群中看起来很显眼,耀眼的白色,挺拔修长的身姿,只是周围没有太多人顾得上向他多投去一眼。


  警察、FBI、CIA、消防队、急救人员和犯人们,以及受害者。


  以上角色没有将侦探或者怪盗单独提出作为一个类别,严谨来讲是因为这两类...

《诡计与轨迹的H番外福利》

  番外之三、H(结尾一章的扩写)


  ——正如点燃一场大火只需要一点火星,你的一个吻便足以让我欲火焚身。


“新一,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


“很多。”


他用行动阐释了问题的答案。


快斗被拽着领带低下头去,以吻封缄。


为了弥补嘴唇被堵住而无法用语言传达心中过剩情感的遗憾,快斗只好用实际行动弥补——加深这个吻并拥抱这个不敢亲口告白的家伙。


事实胜于雄辩,这可是工藤新一以身作则亲自教他的。


心跳声聒噪,唇齿贴合的瞬间仿佛有某个开关被触碰,快斗倾身压下的瞬间连空气的热度都直线上升,新一好不容易堆积的勇气被轻易打败,最后的强作镇定也因为指尖的颤抖而识破。...

© 子夜巫见/Powered by LOFTER